欢迎来到 - 就上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模糊、建构与程序:三部电影看事实的三个视角

时间:2019-04-15 17:40 点击:
认清事实是我们处理法律问题的第一步,也是我们在事实与规范之间进行对接的重要前提。电影中故事情节以复调叙事的方式展开,有六个主要人物,强盗多襄丸、武士金

  认清事实是我们处理法律问题的第一步,也是我们在事实与规范之间进行对接的重要前提。在法律领域,事实本身是分层的,常常划分为客观事实(真实)和法律事实(真实),客观事实以客观发生为标准,法律事实则需要以证据作为标准。

  一般意义而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我们处理法律问题的一个基本的原则。尽管最近哲学界有学者质疑这个说法,而主张“以证据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后文将说明,以事实为依据所具有更为基础的意义。事实本身具有内在的复杂性,要看清楚事实具有多方面的困难。诸多的电影作品为我们思考事实问题提供了多重的角度,也给予我们多重启发。以电影艺术展现的故事形式,往往可以生动、丰满、完整、彻底和极端的方式来弥补现实的平淡无奇、残缺不全、戛然而止和碎片化等缺陷,尽管这些缺陷本身也是艺术表现的重要内容和技法。来源于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的电影故事会更深刻和彻底地揭露问题、思考问题甚至解决问题。

  在此,笔者用三部电影去思考事实这个问题,展现理解事实的三个视角。

  从《罗生门》看事实的模糊性

  1950年上映的日本电影《罗生门》是黑泽明导演的标杆性作品,改编自芥川龙之介的两部小说《罗生门》和《莽丛中》,标题取自小说《罗生门》,罗生门本身是日本京都的正南门,故事地点即选在此。电影中的故事情节则选自《莽丛中》,并进行了电影剧本的再创作。

  电影中故事情节以复调叙事的方式展开,有六个主要人物,强盗多襄丸、武士金泽武弘、武士的妻子真砂、樵夫、行脚僧、杂工。一开始,强盗、武士及其妻子是故事的主角,而樵夫、僧人和杂工是以观察者、评价者或证人的方式出现。多襄丸的叙事当中建构了自己勇猛、果断、智慧、贪婪等强盗的“美德”。丛林中,金泽武弘和真砂经过,一阵微风吹过,撩动了真砂的面纱,正在丛林中躁动的多襄丸则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顿时见色起意,他谎称自己捡到了一批宝剑,可以廉价转让给武士,把金泽武弘单独骗到丛林深处,袭击了武士并把他绑了起来。多襄丸又谎称武士出事,把真砂骗至丛林深处,当着金泽的面强奸了真砂。在强盗的叙事中真砂是一个刚烈的女子,先是反抗极为激烈,之后又仰慕多襄丸的威猛而放弃了抵抗,最后又挑起了多襄丸和金泽武弘的决斗,称自己只愿意跟那个活着的人在一起。

  在多襄丸的版本中,金泽武弘是一位十分勇猛的武士,和自己战斗二十个回合以上,至今没有人能够做到,自己则比勇猛的武士更加勇猛。真砂的叙事中,自己是一个忠于丈夫的女子,并且把贞洁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她从草间拾回反抗强盗时掉落的匕首,割断捆绑武士的绳子,递匕首要给丈夫,要丈夫杀了自己,但是武士对她投以冰冷和不屑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获得武士的原谅,在绝望和愤恨中她误杀了武士。金泽武弘则借女巫之口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挚爱自己妻子,荣耀重于一切的武士。受不了妻子的背叛和狠毒,最终兑现了武士道而选择了自杀。

  黑泽明的电影中增加了樵夫的第四重叙事,樵夫也因此成为一个更为重要的参与者和主角。真砂被强奸后,多襄丸竟然痴情了起来,请求她原谅,并愿意为她牺牲一切。真砂则拿起匕首解开了武士的绳子要其与强盗决斗。金泽武弘哪里是什么信守武士道的人,他怯懦而自私,甚至说被强奸的真砂还比不上他的马,哪里愿意为真砂拼命?真砂则表现出女性的反抗,嘲笑武士和强盗都不是真正的男人。而这竟然也激起了两个猥琐的男人之间的决斗,这哪里是什么勇猛的决斗?两人都充满了恐惧,并且本领平平,刀法杂乱,过程极为丑陋,最终多襄丸侥幸取胜,用长剑杀死了武士。这是真实的吗?杂工指出了一个关键点,匕首到底去了哪里?原来樵夫顺走了匕首,并且很可能是从武士鲜血淋漓的身上拔走了匕首!樵夫同样是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建构了这个故事。

  如果每一个人都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去裁剪事实,那么我们要如何发现事实的真相?我们常说“真相只有一个”,然而,真相却成了一个彻底的“罗生门”,事实本身就是模糊的。然而,在事实模糊性的基础上,我们又能够做什么呢?

  从《视觉》看事实的建构性

  每隔一段时间印度电影即有“神作”产生,在我看来,2015年上映的《视觉》也是一部神作。影片主要讲述了一段误杀之后瞒天过海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维杰4岁辍学,从事过各种职业,之后经营了一家网络器材店,拥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两个可人的女儿,过着还算幸福的生活。社会这所大学明显教会了维杰很多东西,他尤其喜欢看电影,从电影中学习了诸多知识和技能。维杰的大女儿安玖在学校组织的野营中认识了一名叫萨姆的男生。不想萨姆竟对她心怀不轨,偷拍了安玖洗澡的视频,威胁安玖要满足他的淫欲,否则就将广泛传播这段视频。于是他们约在深夜维杰家的工具房见面。安玖的妈妈发现了她内心的紧张,跟随安玖来到工具房,知道了真相后也无可奈何。她们在苦苦哀求萨姆不成的情况下失手杀掉了萨姆,并把萨姆埋在自己家的花园里。维杰得知后决定捍卫自己的家人,和警察展开了机智的对抗。然而,他渐渐地发现,萨姆竟然是当地检察长米拉的儿子,米拉很快调动警察全力搜查萨姆的下落。这似乎是一场强弱分明的对抗,但维杰精心策划了不在场的证据,重新处理了尸体、萨姆的手机、小轿车等。

  这部电影核心的情节即是展现视觉记忆是最强的记忆,它要远远强于我们对于时间的记忆。我们一般能记住看到的东西,不会轻易遗忘。这也不难理解,时间常常是隐藏在我们思维的背景之中,如康德所说,时间和空间是我们认识的先天结构。视觉则是事件发生的来龙去脉,对记忆来说是更为直观的部分。《视觉》电影的命名即是来源于此,维杰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虚构了2号当天带家人去听经的事实,他们也真的去了,但是在3号。并且,维杰2号去购买3号需要的一样的票据,而给警察看了真实的票据,甚至在2号的时候还故意去取款,在ATM机的录像里面留下证据。更为精妙的是,维杰不断向自己碰到的人重复自己2号去听经的故事,在诸多证人的意识里注入和强化这一“虚构”的故事。

  在电影中,维杰成功地制造了不在场的证据,捍卫了自己的家庭,甚至大多数人都会为维杰的胜利叫好。安玖是真的误杀了萨姆,这是一个事实,维杰为了掩盖这个事实,主动建构了一个新的“事实”,并调动一切力量去追求这个“事实”成为事实。基于真相的事实,真的就比维杰所建构的“事实”所导致的结果更为正义吗,似乎未必。

  从《十二怒汉》看法律程序对看清事实的意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