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就上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姓名 > 起名 >

英国“脱欧”,答案仍在风中飘

时间:2019-04-15 19:23 点击:
英国“脱欧”,折射出西方世界多个维度的深层次问题。从欧陆到北美,一些西方国家政治“黑洞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政治体系严重内耗,却难以产生服务于民众、造福于国家的积极力量。政党斗争导致决策体系失效,无力推动根本性、长期性的改革。 《环球》杂志

英国脱欧”,折射出西方世界多个维度的深层次问题。从欧陆到北美,一些西方国家政治“黑洞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政治体系严重内耗,却难以产生服务于民众、造福于国家的积极力量。政党斗争导致决策体系失效,无力推动根本性、长期性的改革。

《环球》杂志记者/韩梁 叶书宏

  尽管欧盟已同意将英国脱欧”时间从3月29日向后适当推延,但为此设定了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看来难以完成的附加条件。3月23日,数百万英国民众走上街头,呼吁就是否“脱欧”举行第二次公投,一些内阁部长也开始酝酿“倒梅”。这部“超长剧”的焦点似乎正由如何“脱欧”转向是否“脱欧”,以及是否更换首相继续推进“脱欧”。3月27日,特雷莎·梅表示,只要“脱欧”协议获议会通过,她将在英国“脱欧”后辞职。

  “脱欧”公投已过去1000多天,英国人也如同经历了光怪陆离的“一千零一夜”。千日之前,许多英国人冒雨出门,投票选择离开欧盟,他们以为只需按下一个启动钮,政治操作系统就会自动给出答案;千日之后,他们依旧在迷茫中徘徊。

“集体政治失败”

  3月29日英国“脱欧大限”来临之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向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正式发出了一封信函,要求把“脱欧”时限延迟到6月30日。媒体评论,这无异于向欧盟发出了求救信号。

  折腾了快3年,“离婚大限”将至,“分手协议”还没签。法国欧洲事务部长纳塔莉·卢瓦索甚至给自己的猫起名“脱欧”:“她吵嚷着要出去,可我打开门,她又立在那儿不动了。”当然,后来这位部长说这只是个玩笑。

  3月中旬,英国议会对“脱欧”协议进行了“三连投”,先是否决了新的“脱欧”协议,再投票否决无协议“脱欧”,最后投票决定推迟“脱欧”。三次投票结果至少透露出几个信息:第一,英国人不愿意无协议“脱欧”,这一点倒是同欧盟态度吻合;第二,特雷莎·梅和欧盟达成的过渡期“备份方案”行不通,因为英国保守党强硬“脱欧”派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认为,新协议不足以防止北爱尔兰无限期留欧;第三,矛盾尖锐,各方都没有决断,为避免无协议“脱欧”,只能继续拖。

  如今,欧盟虽然同意英国延迟“脱欧”的请求,但拒绝修改协议,同时把英方提出的延迟“脱欧”时长“打折”,在附加条件中提出两个日期:如果英国议会通过“脱欧”协议,英国可以把“脱欧”正式日期从3月29日推迟至5月22日,即欧洲议会选举开始前一天;如果“脱欧”协议第三次遭否决,英国不会“无协议脱欧”,但需要在4月12日以前“指明前行方向”。

  两个日期的提出大有玄机,核心是围绕欧洲议会选举布局谋篇,冷拒的同时留有后手。欧洲议会选举日期是5月23日,若“脱欧”协议顺利在英国议会通过,则没有英国参加的选举照常举行;若英国议会仍然否决“脱欧”协议,4月12日则成为英国决定是否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时间点。这意味着,在“硬施压”的同时,欧盟对英国仍然有“软挽留”,甚至为英国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留了一扇门。

  这边厢,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说,这个新抉择可能是批准协议,也可能是无协议,或是继续延期,甚至是撤销“脱欧”;那边厢,英国内部角力进入新阶段,悬念多多。

  英国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公开宣布,拒绝已被议会下院两次否决的“脱欧”协议在“实质内容不变”的情况下第三次交付议会表决。欧盟以通过协议为条件,英国议会下院却公开拒绝第三次表决,特雷莎·梅面临的斡旋压力可想而知。

  当下的“脱欧剧”,已经进入即兴表演阶段。再投一次票?以当前的协议版本,英国议会肯定不答应。重谈一个新版本?欧盟不奉陪。死结怎么破,是不“脱欧”,还是闭着眼睛闯关的“硬脱欧”,或是第二次公投,抑或是“分家不离婚”的无限期拖延?在英国政治面临“死机”的情况下,结局很难预料。以致特雷莎·梅也不禁感叹,这是英国议会的“集体政治失败”。

困在一条边境线

  “脱欧”协议“难产”,矛盾集中在爱尔兰岛上一条500公里长的边境线。

  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尔兰地方政府都不能接受任何导致出现“硬边界”的“脱欧”协议。因为早在1998年,英国就同爱尔兰政府签署协议,以法律形式规定了英属北爱尔兰和爱尔兰间的“软边界”状态。这被认为是爱尔兰岛和平的重要基础。

  目前,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人员与货物均可自由流动,彼此相安无事。但是,英国“脱欧”之后,这条边界将从现在的欧盟内部英国与爱尔兰的两国边界变为欧盟区与非欧盟区的边界。这也意味着,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将设立实体海关和边检,重回“硬边界”时代。

  欧盟为此提出了“备份方案”:如果英欧在“脱欧”过渡期内未谈妥贸易协定,过渡期结束时,为了避免出现“硬边界”,北爱尔兰将临时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内且不设截止期,英国也不能单方面退出。

  英国人不干了,“既然都不是欧盟成员了,怎么还得听你管”,北爱尔兰要是一直“滞留”在欧盟,显然有损英国主权利益。在英国要求下,欧盟写了个不会无限期拖住北爱尔兰的“保证书”。可英国人一研究,这个保证书根本没啥法律约束力,不接受。

  英国和欧盟就这么吵吵闹闹,始终谈不拢,不仅消耗着对彼此的耐心和信心,也迫使英国人重新思考自己在欧洲和世界的角色定位。

英欧两边各自喜忧

  有人预计,“脱欧”将使英国经济受到重大冲击,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

  英国从欧洲大陆进口大量日用品和食品,若是“无协议脱欧”,可能会导致英国短期内出现食品药品短缺,商品价格上涨。英欧之间的交通运输也会受影响。这段时间乘坐“欧洲之星”火车往返英法的乘客排队时间明显变长了。

  不同行业的从业者,受到“脱欧”的影响和感受也并不相同。

  英国金融从业者最关心的是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会不会被取代。金融及保险服务贸易是英国服务业的“主力军”,欧盟对其贡献超过40%。如果“硬脱欧”,英国将失去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护照特权”,对英国银行业和以欧元计价的交易结算业务产生影响。

  但是跟欧盟其他国家相比,英国在地理位置、营商环境、产业生态、人才储备等方面都更有优势。这些核心要素不变,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短期内就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所以人们看到,当一些金融机构把岗位从英国迁出时,一些顶级投资银行反而打算在伦敦扩员,因为它们预期英国仍将是欧洲业务的主要中心。这么看来,英国的金融精英们可以稍微踏实些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